分割線
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對日本戰犯審判始末
來源:學習強國 2020/04/01 09:37:17 作者:程兆申
字號:AA+

導讀: 1945年8月9日,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后,蘇軍將60余萬日本戰俘關押到蘇聯境內。沈陽的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設在當時的沈陽市皇姑區的利群電影院(1957年更名為北陵電影院,2016年作為沈陽審判日本戰犯特別軍事法庭舊址陳列館對外開放)。

1956年6月,沈陽特別軍事法庭開庭審判日本戰犯。

1945年8月9日,蘇聯紅軍出兵中國東北,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后,蘇軍將60余萬日本戰俘關押到蘇聯境內。蘇聯政府對其中2000多名在中國犯有嚴重戰爭罪行的戰犯經蘇聯軍事法庭審判后予以判刑,絕大多數戰俘從1949年6月起被分批釋放回國。此外還有未經審判的近千名日本戰犯被關押在蘇聯的戰犯收容所。經毛澤東提議,維辛斯基請示斯大林同意,將這批日本戰犯擇日移交中國政府,進行改造和按照中國的法律進行處理。

組建特別軍事法庭

1956年4月25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34次會議通過了《關于處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國戰爭中戰爭犯罪分子的決定》,決定由最高人民法院組織特別軍事法庭進行日本戰爭犯罪分子的審判。

任命賈潛為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庭長,袁光、朱耀堂任副庭長,張向前、牛步東、楊顯之、王許生、殷建中、郝少安、張劍等8人為審判員。

關于特別軍事法庭開庭審判的地址設置的選擇,參與審判的主要成員,經討論一致認為設在沈陽最合適,因為被告人的犯罪主要在我國東北。最后得到批準。

沈陽的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設在當時的沈陽市皇姑區的利群電影院(1957年更名為北陵電影院,2016年作為沈陽審判日本戰犯特別軍事法庭舊址陳列館對外開放)。這是一座剛擴建更新的中國古典式建筑,面積約2000平方米。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選定這里為審判地點,一方面是由于場地的大小、結構都很適合;另一方面還是出于安全保密的考慮。當時審判日本戰犯都是從電影院的后門出入,而距電影院后門不遠就有一個螺旋形的防空洞,從撫順押解來的戰犯進入法庭前都臨時押解在那里,既安全又可保密。

1956年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外景。

1956年6月審判鈴木啟久等八名戰犯

1956年6月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對中國在押的45名日本戰犯提起公訴。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在沈陽兩次開庭分兩批審判了鈴木啟久、武部六藏等36名日本戰犯。

1956年6月9日至19日,對前日本陸軍第117師團中將師團長鈴木啟久、第59師團中將師團長藤田茂、第59師團第53旅團少將旅團長上坂勝、第39師團中將師團長佐佐真之助、第59師團第54旅團少將旅團長兼濟南防衛司令官長島勤、第137師團第375聯隊大佐聯隊長船木健次郎、前日本關東軍第731部隊第162支隊少佐支隊長榊原秀夫和第39師團第232聯隊本部中尉俘虜監督軍官兼情報宣撫主任鵜野晉太郎等8名日本戰犯進行了審判。

特別軍事法庭審判長是軍法少將袁光,審判員是張向前和軍法上校牛步東。國家檢察機關出席法庭的是首席檢察員軍法少將王之平,檢察員權維才、軍法少校田志洪、王寶祺。律師徐平、王敏求、孫仆、鄧毅、韓鳳路擔任被告的辯護人。從北京專程前來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的代表,全國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中國紅十字會的代表,沈陽市工廠、機關、學校的代表1400余人到庭旁聽。全國各大報社、電臺的記者對全部審判過程進行了現場采訪,并向全世界進行了報道。

上午8時30分,審判長袁光宣布正式開庭,審判長在查明了各被告人的身份后,國家公訴人首席檢察員王之平少將宣讀了起訴書。然后對被告人的犯罪事實進行法庭調查。

法庭首先審問了鈴木啟久。證實鈴木啟久在1941年12月至1944年10月間,指揮所屬部隊在河北省冀東地區和河南省睿縣等地制造了6起集體屠殺和平居民的罪行。被告人鈴木啟久在低頭聽完證人的證詞后說:“這完全是事實,我誠懇地謝罪。”

法庭繼續審問了被告人藤田茂、上坂勝、佐佐真之助、長島勤、船木健次郎等5名被告人;法庭證實被告人鵜野晉太郎殺害33名和平居民和被俘人員以及對被俘人員百般虐待等罪惡事實;法庭調查了前關東軍第731部隊第162支隊少佐支隊長原秀夫在1942年11月至1945年8月,親自領導部下在黑龍江省培養細菌和制造細菌武器,從事準備細菌戰的活動。在用活人實驗細菌效能時,殺害和平居民4人。庭審調查證實被告人都是犯有嚴重罪行的戰爭罪犯分子。在確鑿的證據和證人證詞面前,8名被告人都當庭服罪。

鈴木啟久說:“對于自己的殘暴行為,起初曾企圖隱瞞,但在中國人民對我人道主義待遇的感召下,啟發我進行了反省,認識了自己犯下的罪行。根據我的罪行,我在法庭上本無辯護的余地,但是,法庭給我指定了辯護人,還告訴了我在法庭上的權利。我感謝中國人民,我誠懇地謝罪。”

藤田茂說:“現在我認識到,對中國進行的殘暴的侵略戰爭,不僅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同時,也給日本人民帶來了空前的災難。今天,通過代表6億中國人民意志的法庭,向中國人民特別是受害者們表示痛改前非,真誠接受法庭的裁判。”

其他被告人也都對他們的罪行表示了懺悔,愿誠懇接受法庭的正義裁判。

經過三天評議后,19日上午8時30分開庭宣判:判處鈴木啟久徒刑20年,藤田茂、上坂勝徒刑各18年,佐佐真之助、長島勤徒刑各16年,船木健次郎徒刑14年,鵜野晉太郎、榊原秀夫徒刑各13年。

1956年7月審判武部六藏等28名戰犯

1956年7月1日至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在沈陽再次開庭,對武部六藏等28名日本戰犯進行審判。這28名被告人有偽滿洲國國務院總務長官武部六藏、總務廳次長古海忠之、偽滿洲國憲兵訓練處少將處長齋藤美夫、偽司法部司法矯正總局局長中井久二、偽奉天省警務廳廳長兼地方保安局局長三宅秀也等。

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庭長賈潛擔任審判長,審判員是楊顯之和軍法上校王許生。最高人民檢察院首席檢察員李甫山,檢察員軍法上校曹振輝、軍法上校胡春雨、李放、郭春來、毛志奇、高正權、孟武樓、軍法少校李瑛、軍法少校王志武,出席了特別軍事法庭的審判。

關夢覺等19名律師擔任被告人辯護律師。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的代表,沈陽市工廠、學校、機關、團體和駐軍的代表400多人到庭旁聽。國家公訴人宣讀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對武部六藏等28名戰爭犯罪案的起訴書,起訴書上列舉了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這些犯罪事實以檔案書刊315件、證人證詞360件、被害人和被害人親屬的控訴書642件以及被告人的供詞等大量材料作為證據。讀完起訴書以后,法庭逐一審問了各被告人。被告人在鐵證如山的事實面前,都當庭低頭認罪。在審訊武部六藏時,他因病不能到庭,特別軍事法庭委派審判員楊顯之前往被告人住地進行訊問。同時前往的還有國家公訴人軍法上校曹振輝,被告辯護律師關夢覺、趙敬文。

武部六藏在1940年7月到1945年8月任偽滿洲國國務院總務長官。這個職務名義上是輔佐偽滿洲國國務總理行使職權,實際總攬偽滿洲國傀儡政府的一切行政權力,支配偽滿洲國的整個政治、經濟和文化事務。武部六藏任偽總務長官期間,策劃并操縱偽滿洲國傀儡政府制定和實行鎮壓東北人民的《治安維持法》、《思想矯正法》、《保安矯正法》和《時局告別刑法》等罪惡法令,鎮壓東北人民。在黑龍江、吉林和熱河等地進行了多次“治安肅正”,瘋狂地抓捕、屠殺和囚禁東北人民,并且在熱河省大量驅逐和平居民,毀滅和平村鎮,制造了許多無人區。僅1943年春季到秋季,在熱河省就驅逐居民18萬戶,強迫集中在3000多個集中營式的“集團部落”內,并且對這些無辜居民任意加以蹂躪。

古海忠之參與操縱偽滿洲國傀儡政府,許多侵略政策和法令都是在他的參與策劃之下制定的。他是武部六藏的主要輔佐者。1935年10月到1945年8月,被告人古海忠之任偽國務院主計處處長、經濟部次長、總務廳次長期間,參與策劃、決定和推行掠奪我國東北人民物質財富、支援日本侵略戰爭的《第一次滿洲產業開發五年計劃》。1941年參與策劃和推行《第二次滿洲產業開發五年計劃》和《戰時緊急經濟方策要綱》,加緊掠奪我國東北地區的煤、鐵、鋁、石油等戰略物資,支持日本帝國主義擴大侵略戰爭。

在押的偽滿洲國皇帝溥儀到庭作證。在法庭上,他詳細地供述了被告人武部六藏和古海忠之操縱偽滿洲國政府,統治和奴役我國東北人民的罪行。在押的偽滿洲國國務院總務廳次長王賢偉和偽交通部大臣谷次亨、偽外交部大臣阮振鐸、偽司法部大臣閻傳紱、偽經濟部大臣于靜遠等各部“大臣”到庭作證實。

國家公證人首席檢察員李甫山指出,經庭審調查,完全證實了本案被告人武部六藏等28人均屬罪惡重大的戰爭犯罪分子。為了伸張正義,維護我國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權和世界和平,請求法庭給被告人以應有的懲罰。被告人古海忠之在陳述意見時說:“我深深地認識到我是一個公然違反國際法和人道原則、對中國人民犯下了重大罪行的戰爭犯罪分子,我真心地向中國人民謝罪。對于我這樣一個令人難以容忍的犯罪分子,6年來,中國人民始終給我以人道主義待遇,同時給了我冷靜地認識自己罪行的機會。由于這些,我才恢復了良心和理性。我知道了真正的人應該走的道路,我認為這是中國人民給我的,我不知道怎樣來感激中國人民。”其他戰犯也作了論罪陳述。

法庭經過評議以后,在20日上午8時開庭宣判。特別軍事法庭判處武部六藏徒刑20年,古海忠之徒刑18年,齋藤美夫徒刑20年,其他各戰犯分別被判處12年至18年不等的徒刑。

對于其他在押的日本戰犯,最高人民檢察院宣布免予起訴、寬大處理,從1956年6月至8月間分3批全部釋放回國。對于已經判刑的45名日本戰犯,也都先后分別予以假釋、減刑待遇。到1964年4月,在中國關押的日本戰犯全部處理完畢。

新中國對日本戰犯的審判,彰顯了正義的力量,由中國人擔任審判官,被審判的日本戰犯全部低頭認罪,這些都是史無前例的,確實是令世界矚目的。

日本戰爭罪犯在沈陽特別軍事法庭上向中國人民低頭認罪。

原標題: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對日本戰犯審判始末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 学习股票入门知识 街机千炮金蟾捕鱼3.0版 下载江西yy麻将 手机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广东麻将1等3闲来推倒胡房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最新 星光娱乐棋牌app 贵州11选5下载 广西棋牌下载安装 贵州体彩11选五在哪里买 36先选7开奖结果 麻将技巧口诀 足球比分500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下载苹果 股票的论坛 汉游天下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