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紅樓夢》后四十回中的釵黛情誼
來源:光明網 2020/04/01 09:35:38 作者:段江麗
字號:AA+

導讀: 第86回末尾,黛玉正在看花傷懷之時,寶釵那邊打發人送來了給黛玉的書信。第87回,濃墨重彩地寫了寶釵與黛玉以詩傳情的委婉心曲,并寫了黛玉的“和作”四章。而這一重要內容,似較少人關注。張俊、沈治鈞先生的《新批校注紅樓夢》(商務印書館2011年版)有細致的評批,頗具啟發意義。

【“名家評紅樓”系列評論】

作者:北京語言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中國紅樓夢學會常務理事 段江麗

在《紅樓夢》前80回,自第74回抄檢大觀園、寶釵托故搬出大觀園之后,只在第78回暗寫過一句黛玉“往寶姑娘那里去了”,其他再無關于釵黛見面的文字。在后40回,也未再寫到釵黛見面。第87回黛玉說,“寶姐姐自從挪出去,來了兩遭,如今索性有事也不來了。”也就是說,寶釵搬出大觀園之后就很少與黛玉見面了。那么,后40回是如何描寫釵黛關系的呢?

《紅樓夢》后四十回中的釵黛情誼

第82回,寶釵打發婆子來瀟湘館給黛玉送蜜餞荔枝,婆子向襲人說:“怨不得我們太太說這林姑娘和你們寶二爺是對兒,原來真是天仙似的。”黛玉雖惱這婆子冒撞,但因是寶釵使來的,也不好怎么樣他。等她出了門,才說一聲道:“給你們姑娘道費心!”

第85回,賈政升郎中任,薛姨媽等前來道賀,不見寶釵,黛玉問道:“寶姐姐可好么?為什么不過來?”這時候賈府長輩已與薛姨媽提親,薛姨媽以“無人看家”為由搪塞。黛玉說:“我倒怪想他的。”事實上,此時寶釵已經知情。薛蟠出事時,王夫人派丫頭來打聽,有“寶釵雖心知自己是賈府的人了,一則尚未提明,二則事急之時”云云;而且,第95回補敘了薛姨媽當日應了親事之后回家與寶釵商量的情形。

以上只言片語,足見兩人延續了第42回蘭言解疑癖之后彼此信賴牽掛的情誼。

更能有力證明釵黛友誼的,是她們之間的往來書信。第86回末尾,黛玉正在看花傷懷之時,寶釵那邊打發人送來了給黛玉的書信。第87回,濃墨重彩地寫了寶釵與黛玉以詩傳情的委婉心曲,并寫了黛玉的“和作”四章。而這一重要內容,似較少人關注。張俊、沈治鈞先生的《新批校注紅樓夢》(商務印書館2011年版)有細致的評批,頗具啟發意義。

寶釵黛玉鴻雁傳書的背景是,賈母已經委托王夫人和鳳姐提親,薛姨媽亦“十分愿意”,只是因為薛蟠不在家,尚未定親。

寶釵對“父母之命”的婚約態度如何?薛姨媽應了賈府的親事之后,問寶釵是否愿意,寶釵正色回答:“媽媽這話說錯了。女孩兒家的事情是父母做主的。如今我父親沒了,媽媽應該做主的,再不然問哥哥。怎么問起我來?”寶釵這樣的態度,符合當時的禮法要求,也符合她一貫的淑女形象。待寶玉失玉、賈府提出“沖喜”的要求時,薛姨媽在“已經應承”之后再次問寶釵的意見,寶釵的反應是“始則低頭不語,后來又自垂淚”,顯然有委屈、有悲傷,但是依然逆來順受,一切服從母親的安排。

寶釵的書信寫于議親之后、沖喜成親之前,而黛玉此時對議親之事尚蒙在鼓里。在這樣的背景下看寶釵的信,當別有意味。其信內容如下:

妹生辰不偶,家運多艱,姊妹伶仃,萱親衰邁。兼之猇聲狺語,旦暮無休。更遭慘禍飛災,不啻驚風密雨。夜深輾側,愁緒何堪。屬在同心,能不為之愍惻乎?回憶海棠結社,序屬清秋,對菊持螯,同盟歡洽。猶記“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之句,未嘗不嘆冷節遺芳,如吾兩人也。感懷觸緒,聊賦四章,匪曰無故聲吟,亦長歌當哭之意耳。

悲時序之遞嬗兮,又屬清秋。感遭家之不造兮,獨處離愁。北堂有萱兮,何以忘憂?無以解憂兮,我心咻咻。一解。

云憑憑兮秋風酸,步中庭兮霜葉干。何去何從兮,失我故歡。靜言思之兮惻肺肝!二解。

惟鮪有潭兮,惟鶴有梁。鱗甲潛伏兮,羽毛何長!搔首問兮茫茫,高天厚地兮,誰知余之永傷。三解。

銀河耿耿兮寒氣侵,月色橫斜兮玉漏沉。憂心炳炳兮發我哀吟,吟復吟兮寄我知音。四解。

“妹生辰不偶,家運多艱,姊妹伶仃,萱親衰邁”感嘆家運衰敗、母親年老;“兼之猇聲狺語,旦暮無休”指惡嫂夏金桂吵鬧無休;“更遭慘禍飛災,不啻驚風密雨”當指薛蟠再次惹出人命官司事。下文接著說“夜深輾側,愁緒何堪。屬在同心,能不為之愍惻乎”,說自己愁思難遣、夜不能寐,并說與黛玉“屬在同心”,因此會彼此同情哀傷。然后,進一步引黛玉當初的詩句,說兩人同樣具有菊花一樣高潔的品格,卻都命運多舛。所以,寶釵為自己、為黛玉感到深深的哀傷,以至長歌當哭,以詩抒懷:

第一章關合薛家近來家事,表示孝母之意。

第二章寫自己在秋風中孤獨地彷徨,失去了往日的歡樂,不知何去何從,故而痛徹肺腑。張俊、沈治鈞兩位先生的批語說“故歡”當指大觀園諸艷,亦特指黛玉,并將此一節內容與寶釵的婚姻聯系起來考慮,很有啟發意義。“在婚姻問題上,寶釵礙于禮法,不能自己做主,亦無從為黛玉陳情,似顯左右為難。”結合此時寶釵的處境,讓她不知“何去何從”因而失去往昔歡樂、痛徹“肺肝”的,除了一團亂麻的家事,應該還有父母之命的婚約。

第三章指魚在深淵、鶴在山林,魚鱗潛伏、鳥羽伸展,萬物各得其所,唯獨“我”在天地間不知如何安頓自己,故而只能問茫茫蒼天,又有誰能知道“我”內心綿綿不絕的悲傷?清代評點家陳其泰云:“二、三解卻是訂婚后憐惜黛玉口氣,蓋天下忌我嫉我之人,非不知我愛我者也。”事實上,寶釵此時與其說是憐惜黛玉,不如說是自憐,至少兼有自憐之意。

第四章說時逝夜深,寒氣襲人,自己仍不能寐,只好將憂心發為哀音,寄予知音。張俊、沈治鈞批語云:“寶釵知金玉即將成雙,木石永相暌違,其心似有歉疚。然家逢不測之災,慈母在堂,不得不應命。故寄語黛玉以求矜憫。”我們認為,除了歉疚,更多的應該是對自己與對方未來命運的深深擔憂!而且,她引黛玉為“知音”,是希望或者說相信,待黛玉知道了她和寶玉的婚約,也應該會理解她的無奈與無力。

黛玉看信之后,不勝傷感,心想“寶姐姐不寄與別人,單寄給我,也是惺惺惜惺惺的意思”,并深感“境遇不同,傷心則一”。張俊、沈治鈞批語云:“九十六回黛玉得知金玉良緣將諧之密訊后,未嘗有一語怨及寶釵,其緣由當于此八字中尋。”此句,可謂洞察之論。黛玉反復閱讀信函之后“也賦四章,翻入琴譜,可彈可歌,明日寫出來,以當和作”,并“以備送與寶釵”。在小說中,黛玉的“和作”四章是通過妙玉和寶玉“聽”出來的:

風蕭蕭兮秋氣深,美人千里兮獨沉吟。望故鄉兮何處,倚欄桿兮涕沾襟。

山迢迢兮水長,照軒窗兮明月光。耿耿不寐兮銀河渺茫,羅衫怯怯兮風露涼。

子之遭兮不自由,予之遇兮多煩憂。之子與我兮心焉相投,思古人兮俾無尤。

人生斯世兮如輕塵,天上人間兮感夙因。感夙因兮不可惙,素心如何兮天上月。

第一章概寫思鄉之情。秋風蕭蕭,美人在千里之外孤獨地遙望故鄉,淚濕衣襟。

第二章特寫月夜難眠、寒涼侵衣之狀。

第三章泛寫人生之孤獨煩憂,并呼應寶釵“知音”之語,強調兩人心意相投。

“思古人兮俾無尤”語出《詩經·邶風·綠衣》中的“我思古人,俾無憂兮”。俾,使。尤,過失、罪過。這里的“思古人”,也令人聯想到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所謂“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種孤獨遺世、獨立蒼茫的落寞情懷,黛玉大有同感焉!寶釵信中說“感遭家之不造兮,獨處離愁”是具體的源自個人遭遇之小悲,黛玉所說的“子之遭兮不自由,予之遇兮多煩憂”是抽象的泛指人類整體遭遇之大悲,因而更深一層。

第四章復寫人生在世、輕如塵埃的身世之感,而且語涉“天上人間”之“夙因”,恰巧暗合了金玉良緣與木石前盟的宿命。黛玉本來對二寶婚事毫不知情,不意在抒發身世之悲時卻關合到了“夙因”,難怪妙玉聽得“呀然失色”,視為“變徵之聲”。

寶釵看到黛玉的“回信”時是何反應,敘述者有意留白沒有交代。但是,從這次書信往來看,釵黛互認知己則是毫無疑問的。或許確如張俊、沈治鈞批語所說,黛玉知道金玉聯姻時并未怨及寶釵,就在她理解對方不得已的苦衷,知道她們都是受命運捉弄的可憐人!

在得知黛玉死訊之后,寶釵的第一反應是“想到黛玉之死,又不免落下淚來”;寶玉在瀟湘館哭得死去活來時,“其余隨來的,如寶釵,俱極痛哭”。這兩處寫到的“落淚”與“痛哭”,也充分體現了寶釵對黛玉的確有一份真摯的情誼在。

“任是無情也動人”的寶釵,平日里向來以理性自制示人,很少落淚。不說對金釧兒之死、柳湘蓮尤三姐之悲劇冷漠無情,即使面對兄長薛蟠之死刑、丈夫寶玉之生離也冷靜得出奇。她能為黛玉落淚與痛哭,實屬罕見。新婚的寶釵能如此對待丈夫深愛的情人,不能純以“不妒”的封建婦德視之,還應該看到蘊含其中的、理解與尊重他人情感的涵養工夫與人性光輝。

總之,后四十回以書信傳情的方式,不僅補寫了釵黛之間的知己情誼,而且以人物自身的口吻,寫出了她們的身世之感、命運之悲,亦可謂匠心獨妙矣!(段江麗)

原標題:《紅樓夢》后四十回中的釵黛情誼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 91棋牌李逵劈鱼 刮刮乐大奖 浙江20选5走势图大星 三中三简单算法 三宝哈尔滨巴彦麻将 篮球场围栏篮球场护 神来棋牌官网网站 江苏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如何在网络里赚钱 体彩36选7专家推荐 英超决赛 棋牌游戏网址?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 大众麻将手机免费版 互联网最新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