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鋒:美醞釀在南海打新牌,中方宜早做準備
來源:環球網 2020/01/21 10:51:37 作者:劉鋒
字號:AA+

導讀: 過去幾年來,東南亞有關南海聲索國與中國相向而行,在一些爭議問題上保持克制,為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發揮了積極作用。

2020年料將是南海不太平靜的一年,在過去一年強化對南海區域的戰略投射和戰術行動基礎上,美國在南海的政策手段可能將變本加厲,有關聲索國也有可能趁機示強,由此成為牽動當前及今后一段時間南海局勢發展的重要變數。

美國醞釀在南海打四張“新牌”:一是打“灰色地帶牌”。所謂的“灰色地帶”并不是新概念,泛指和平與戰爭之間的中間地帶。美國一直是“灰色地帶”競爭的高手,近來卻頻頻指責中國對其搞“灰色地帶”競爭,特別是在南海實施所謂的“灰色地帶脅迫”,其聲稱的主要證據之一就是中國南海“海上民兵”的活動。作為特別的反制手段,美國為此將中國“海上民兵”及中國海警作為海軍力量加以“等同對待”,2019年以來更是拓展了其海岸警衛隊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存在和活動范圍,甚至意欲將中國民兵漁船列入具有軍事化色彩的首要打擊目標。其先下手為強、無差別攻擊的戰術意圖昭然若揭。

二是打“區域聯動牌”。伴隨中美博弈及兩岸關系的演變,南海局勢中的“臺灣因素”日益凸顯。美國遏華戰略中的“臺灣牌”和“南海牌”聯動態勢有所抬頭。例如,臺灣方面控制的南沙太平島扼守南海要沖,戰略位置極為突出。2016年民進黨當局上臺以來,臺灣島內不時傳出將太平島“租借”給美國的聲音。最近臺灣政治人士邱毅就警告,謹防蔡英文當局給美國遞“投名狀”,將太平島包裝打造成國際補給中心,為美軍停靠提供便利條件。一旦雙方“唱雙簧”,以艦機故障、人道救援等借口里應外合,將成為牽動區域安全局勢的新引線。

三是打“經濟制裁牌”。美國慣于“長臂管轄”,以國內法代替國際法。2017年美國參議院曾提出《南海和東海制裁議案》;2018年美國國會下設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布年度報告建議對參與南海島礁建設活動的中國企業和個人實施制裁;2019年5月美國十多名聯邦參議員再次推動上述議案在參議院重新審查,提議對“所有參與過南海建設的中國公司和個人”進行制裁。其可能的制裁方式包括凍結資產以及旅行禁令等。如若制裁案通過,將使相關聯的中國公司和個人面臨風險。

四是打“生態環保牌”。南海生態環保議題因具有較高的話語傳播價值和較強的輿論導向功能,近年來成為美國指責和攻擊中國南海島礁建設和維權行動的新抓手。2019年3月美國專家團隊炮制的一份“科學報告”——“中國島礁建設引起環境變化的證據”就是例證,其實質是為美國遏制中國在南海行動提供所謂的“生態環保靶子”。今后這方面議題可能會繼續發酵,有關南海海洋垃圾、海上溢油等議題或將因時因需被炒成熱點事件。

過去幾年來,東南亞有關南海聲索國與中國相向而行,在一些爭議問題上保持克制,為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在當前中美戰略博弈日益加深的大格局下,某些東南亞聲索國為撈取并擴大自身利益,正“伺機而動”在南海問題上借力示強,給正處于關鍵階段的“南海行為準則”磋商進程造成干擾。

但與此同時應該看到,南海局勢也不太容易倒退到四、五年前那種驚濤駭浪的危險時刻。由于此前菲律賓阿基諾當局的前車之鑒,目前一些東南亞聲索國既不會完全甘愿做美國的馬前卒,也不會一味地逞強斗狠與中國交惡,在大國角力中借力使力、把握平衡是必然之舉。其最可能的行事方式就是“大事不犯、小事不斷”,這不僅決定著南海爭議的博弈強度和今后局勢的走向,更考驗著我們的政策調適能力和現實應對之道。

(作者是海南師范大學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研究員)

原標題:劉鋒:美醞釀在南海打新牌,中方宜早做準備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