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追溯紅色基因的思想源頭
來源:學習時報 2020/01/20 09:24:09 作者:龍鳳
字號:AA+

導讀: 與決議誕生的年代相比,今天我軍所處的時代條件和社會環境、擔負的使命任務以及官兵成分結構都有了巨大變化,但決議的思想價值、指導作用跨越時空、歷久彌新,具有永恒意義。

1929年12月誕生的古田會議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是紅軍生死存亡緊要關頭的定鼎之作,是人民軍隊鑄牢生命線的開山之篇,開辟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成功之路。決議的魅力和價值,如同閃耀在古田會議舊址上的大字——“永放光芒”,至今仍有重要的思想價值和現實意義。

浴火重生 鳳凰涅槃

決議的誕生,是紅軍黨內同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作斗爭的豐富經驗的科學總結,是馬克思主義建黨建軍基本理論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重要產物。

1928年4月,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余部以及湘南起義農軍到達井岡山,與毛澤東的秋收起義部隊勝利會師。5月4日會師部隊組成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同年6月改稱工農紅軍第四軍。當時,紅四軍主要成分是農民、小資產階級和從舊軍隊起義的官兵,以及作戰中增加的大批俘虜兵。據有關資料統計,古田會議前,紅四軍約有6000余人,黨員約1600人,其中農民和其他小資產階級成分約占81.2%。隨著隊伍的不斷壯大,部隊中出現了軍閥主義、單純軍事觀點、非組織觀點等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

1929年6月下旬召開的紅四軍黨的第七次代表大會,對如何糾正錯誤思想、建設新型人民軍隊等問題沒能取得一致意見,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正確主張未能被多數同志所接受,毛澤東因而離開部隊去地方工作。隨后,紅四軍出擊東江失敗,部隊思想混亂、士氣低迷,面臨著嚴峻考驗。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1929年10月,紅四軍前委派往上海參加黨中央軍事工作會議的陳毅,帶回了《中共中央給紅軍第四軍前委的指示信》即九月來信,肯定了毛澤東的正確意見,指明了紅軍的任務和發展方向。根據中央指示信,毛澤東重新擔任紅四軍前委書記并主持工作,同時針對紅四軍黨內存在的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等問題,在部隊中開展了一系列調查研究。在此基礎上,毛澤東為紅四軍第九次黨代會起草了8個決議案,12月底在古田會議上獲得一致通過,我黨我軍歷史上著名的古田會議決議由此誕生。

古田會議決議是一個蘊含我黨我軍紅色基因的巨大思想寶庫。決議確立了馬克思主義建黨建軍原則,確立了我軍政治工作的地位和方針、原則、制度,提出了解決把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無產階級性質的新型人民軍隊這個根本性問題的原則方向。人民軍隊得以脫胎換骨、面貌一新,實現了浴火重生、鳳凰涅槃。

思想建黨 政治建軍

2014年10月31日,習近平主席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這里是我們黨確立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的地方,是我軍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軍隊定型的地方。”這既是對古田會議歷史貢獻的深刻總結,更是對決議歷久彌新的思想真諦、理論精髓和實踐意義的精辟概括。

決議確立了思想建黨原則,為確保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提供了根本指導。決議深刻闡述了加強黨的思想建設對于實現黨的政治路線、鞏固和發展黨的組織的極端重要性,明確提出黨的建設的核心問題在于堅持無產階級思想的領導,用無產階級思想克服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指出:“紅軍黨內最迫切的問題,要算是教育的問題。”強調通過教育“使黨員的思想和黨內的生活都政治化、科學化”。決議規定了黨內教育的10種材料和18種方法,還針對紅四軍黨內存在的單純軍事觀點、極端民主化、非組織觀點等錯誤思想,逐一分析了表現、危害、根源,并提出了具體的糾正辦法。

決議明確了政治建軍方略,有效確保了人民軍隊始終在黨的領導下行動和戰斗。決議闡明了黨與軍隊的關系,確立并強化了黨對軍隊的集中統一領導,并以黨的決議形式固定下來。決議強調各級黨部履行的職責,完善黨的組織體系,厲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生活,明確黨的紀律,要求把黨建成“領導的中樞”。對于紅軍的性質宗旨,明確紅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無產階級人民軍隊,是為無產階級和廣大被壓迫民眾爭取解放的工具,強調紅軍之所以跟白軍不同、與土匪不同,之所以有打仗、籌款、做群眾工作三大任務,主要是由紅軍性質宗旨決定的。

決議奠定了我軍政治工作基礎,全面彰顯了政治工作對我軍的生命線意義。決議對軍隊政治工作地位、原則、內容、方法等作出系統的規定,奠定了政治工作基礎。在政治工作地位上,決議指出:“紅軍的政治機關與軍事機關,在前委指導之下,平行地執行工作。”在政治工作三大原則上,決議對軍隊內部關系、軍政軍民關系、分化瓦解敵軍,提出了意見。在政治工作內容上,決議對宣傳工作非常重視,強調“紅軍的宣傳工作是紅軍第一個重大的工作”,并規定了宣傳的內容和具體工作。古田會議奠基的我軍政治工作,對我軍生存發展起到了決定性作用。葉劍英在1978年4月召開的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指出:“從古田會議到現在,我軍政治工作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它的根本原則、它的基礎,還是古田會議奠定的。”

決議立起了新型人民軍隊樣子,徹底劃清了我軍與一切舊軍隊的界限。新型人民軍隊是依靠群眾、服務群眾的軍隊,是官兵一致、發揚民主的軍隊,是具有優良作風和自覺嚴格執行紀律規定的軍隊,決議對此都作了明確的規定和要求。決議批評了“過分相信軍事力量,而不相信人民群眾的力量”“不愿意艱苦地做細小嚴密的群眾工作”傾向,強調紅軍中“官兵生活平等”,官兵之間“沒有階級的分別”,要求長官愛護士兵、關心士兵,切實保障士兵的民主權利,強調堅決廢止肉刑。同時要求士兵要尊重長官,自覺地接受管理,遵守紀律。決議較為系統地闡明了我軍的優良作風。如,反對主觀主義,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反對享樂主義,堅持艱苦奮斗,等等。決議誕生后,不但在紅四軍實行了,其他各部分紅軍也先后照此來做,從而大大加快了新型人民軍隊的建設進程。

影響深遠 經典永傳

與決議誕生的年代相比,今天我軍所處的時代條件和社會環境、擔負的使命任務以及官兵成分結構都有了巨大變化,但決議的思想價值、指導作用跨越時空、歷久彌新,具有永恒意義。

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人民軍隊正闊步走在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面對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意識形態領域尖銳復雜的斗爭形勢,面對改革發展穩定艱巨繁重的任務,面對新時代我軍使命任務、建設內涵、運行狀態、組織形態、官兵成分結構、外部社會環境等方面出現的新情況新變化,我們傳承和弘揚古田會議精神,從中汲取思想智慧和精神營養,就是要始終堅持決議所確立的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強軍思想武裝頭腦,切實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不斷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積聚正能量;就是要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作為我軍永遠不能丟的命根子,大力弘揚黨指揮槍的優良傳統,全面貫徹黨領導軍隊的一系列根本原則和制度,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指揮;就是要始終把打仗作為人民軍隊的首要任務,緊緊扭住能打仗、打勝仗這個強軍之要,牢固確立戰斗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忠實履行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就是要始終保持人民軍隊的性質本色和作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與人民群眾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永遠做人民的子弟兵。

原標題:追溯紅色基因的思想源頭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