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曾霖:找到黨組織重新入黨
來源:重慶日報 2019/12/27 10:12:58 作者:匡麗娜
字號:AA+

導讀: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曾霖得知葉挺任新四軍軍長的消息,經好友呂超介紹到八十八軍范紹增部任副營長,欲借該部出川抗日之機,尋找黨組織和新四軍。

1948年8月,作為華鎣山起義重要組成部分的廣安代市、觀閣一帶的起義行動相繼失敗,敵人對從華鎣山撤離回重慶的革命者進行了大肆搜捕。部分資料還暴露了一位起義指揮人員的體貌特征:年近六旬、人胖、鬢白、腳跛,并稱此人在華鎣山建立西南總支部,親自指揮華鎣山暴動。

“這個人就是曾霖。”12月25日,渝北區社科聯副主席劉佑紅向重慶日報記者講述了一段動人故事。

出獄后,想方設法尋找黨組織

“1897年11月,曾霖出生在重慶市渝北區龍興鎮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劉佑紅介紹,1925年,曾霖由共產黨員黃克建介紹,進入葉挺領導的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獨立團。

1927年1月,獨立團改編為第四軍二十五師七十三團,曾霖擔任團部參謀。當年6月,曾霖隨軍調至江西九江馬回嶺,并經張堂坤介紹,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一名共產主義戰士,參加了南昌起義。8月3日,根據中共中央指示,起義軍陸續撤離南下廣東,因國民黨軍隊圍追堵截,起義軍分散轉移,曾霖被迫離開部隊。

“雖然離開了部隊,但曾霖并沒有拋棄自己的革命理想。”劉佑紅介紹,1927年11月,帶著組織交代的使命,曾霖輾轉來到漢口,接上組織關系。后經組織安排于1928年3月回到重慶,改名田梓材。

1933年,受組織派遣,曾霖到敘府(宜賓的別稱)去做土匪李客熙的工作。曾霖找了一個與李客熙熟悉的人牽線,并隨身帶了一封介紹信上路。沒想到,路過犍為縣時,這封信被敵人查出,曾霖被當作“通匪嫌疑犯”關進了監獄。直到1936年冬,曾霖的同學兼拜把盟兄劉耀奎升任司令,路過犍為縣時,才將曾霖保釋出獄。出獄后,曾霖想方設法尋找黨組織。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曾霖得知葉挺任新四軍軍長的消息,經好友呂超介紹到八十八軍范紹增部任副營長,欲借該部出川抗日之機,尋找黨組織和新四軍。1939年,范紹增部到達江西弋陽,曾霖遂寫信給葉挺和周子昆,提出要到新四軍參加革命。信送出不久,葉挺回信,囑咐他到新四軍上饒辦事處。曾霖立即離開范紹增部,經上饒到皖南,回到了自己的隊伍。

經審查,黨中央批準曾霖重新入黨

回到部隊,曾霖將自己脫黨后的情況如實向周子昆作了匯報,提出要回到黨的懷抱。但是,由于離開組織的時間過久,周子昆要求曾霖先好好干革命工作,待時機成熟再解決組織關系。隨后,周子昆安排曾霖擔任新四軍軍部副官處第三科副科長,1940年11月,曾霖調新四軍特務團做偵察參謀。

1941年1月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發生后,曾霖所在團改為右縱隊,奉命經茂林往銅山、占高嶺,向太平方向佯攻。1月9日夜間,曾霖帶著偵察員在部隊前方偵察前進,到達大康王街上時,隊伍被敵軍沖散。腿部受傷的曾霖帶著十多人藏在附近的謝村山上,斷糧三天。1月13日夜,國民黨軍隊搜山,曾霖不幸被捕。

在關押期間,曾霖始終沒有暴露身份,只說自己是被新四軍聘去當機關槍教官的,其他一概不知。在獄中,曾霖的腿傷不斷惡化,直到1941年底,他才被一個四川老鄉擔保出獄,送去醫治。

1943年初,曾霖從湖南湘潭動身返渝,幾經周折,于10月回到重慶。他先到曾家巖50號周公館報到,匯報自己被俘后的情況,次日即被安排到八路軍辦事處學習。1944年9月去延安,先后在黨校軍訓班六部、二部等處學習兩年。因曾霖于1936年就和黨組織失去了聯系,組織問題一直未得到解決,1944年,經審查,由陳毅證明,黨中央批準,決定讓曾霖重新入黨。

牢記黨員身份,為黨的事業奮斗終身

1946年6月,組織決定派曾霖回四川工作。1947年2月,四川省委書記吳玉章召開省委及《新華日報》負責人會議,準備發動武裝斗爭,讓曾霖負責華鎣山武裝起義的軍事指揮。

“盡管曾霖的右腳留有頑疾,但為了察看地形,他爬坡下坎,日曬雨淋,走遍了華鎣山區。”劉佑紅稱,1947年下半年,曾霖親自指揮部署各項起義準備工作。經過半年的努力,有近一半的鄉保政權和武裝掌握在共產黨員、進步群眾和統戰對象手里;曾霖還辦了兩個小型兵工廠,建立了三支游擊隊,控制了縣三青團和教育理事會,并利用國民黨的派系矛盾,支持和掩護黨的地下活動。

考慮到大多數游擊隊員和領導骨干未打過仗,缺乏軍事常識,曾霖先后在鄰水、岳池、廣安等地舉辦了八期游擊訓練班。訓練內容除政治、形勢、“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氣節教育、救護常識外,還講解了游擊戰術知識。沒有教材,曾霖就將自己的軍事常識和親身戰斗經歷,用生動的實例和通俗的語言進行講解,讓學員們受益匪淺。

1948年8月,華鎣山起義發動后,曾霖率領部隊在廣安的打鑼灣與鄰水的國民黨軍隊作戰,在敵人重兵包圍之中彈盡糧絕。曾霖帶領剩余的20多人突圍時被沖散,孤身一人在羅渡溪一戶人家住了兩天,又在荒坡上宿了三夜,之后撤回重慶,因未能找到組織,回到江北縣龍興老家隱蔽。

回到龍興后,曾霖也并未消極等待,他一方面四處尋找組織,一方面積極開展工作。在失去組織聯系的情況下,他利用本地的一些社會關系,邊隱蔽邊堅持斗爭。他在龍興考察發展黨員,并于1949年建立龍興支部,領導當地黨員和群眾在反征稅、反征糧、反抓丁等方面取得成效,他還派人打入當地自衛隊,掌握國民黨地方武裝。重慶解放前夕,他又發動黨員和進步群眾寫標語、出墻報,宣傳黨的政策,揭露敵人反動罪行。

“重慶解放后,經黨組織審查,曾霖恢復了組織關系,并在新的崗位上作出了新的貢獻。”劉佑紅說,曾霖同志兩次被迫與黨組織失去聯系,但毫不氣餒,始終牢記自己的黨員身份,繼續為黨的事業奮斗,最終回到黨組織的懷抱。今天,我們的黨員干部也應像曾霖同志一樣,心中時刻裝著黨組織,切實做到思想上認同組織、政治上依靠組織、工作上服從組織、感情上信賴組織。

原標題:曾霖:找到黨組織重新入黨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 52麻将白城麻将 长江投资股票分析 武汉麻将技巧 股票股票配资平台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100个可操作的网 大地棋牌下载 2019股权重股排名 富贵互娱棋牌官网下载 股票交流平台在线 卡卡棋牌斗牛 2016股市大盘分 韩国快乐8和28联系 股票微信群大全 大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 山西11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