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周恩來與中共隱蔽戰線
來源:黨史文匯 2019/12/25 11:50:05 作者:崔根東
字號:AA+

導讀: 周恩來為了黨的隱蔽戰線事業,猶如紅燭般燃盡自己,照亮了前進的道路。他在隱蔽戰線上的的超凡才智、恢宏氣度、領導風范及卓越貢獻將永垂青史。

周恩來是我黨隱蔽戰線的主要奠基人和卓越領導者。自1927年首倡并親自組建我黨早期情報保衛組織以來,他長期領導隱蔽戰線斗爭,為我黨隱蔽戰線工作的創立、發展、壯大,嘔心瀝血、鞠躬盡瘁,做出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

u=4204787084,3595356933&fm=11&gp=0.jpg

創建中央特科,構筑紅色戰斗堡壘

毛澤東曾指出:“戰勝敵人必須打兩種戰爭,一種是公開戰爭,一種是隱蔽戰爭。隱蔽戰爭有戰略進攻,派人打入敵人的內部;也有戰略防御,保衛自己,要打敗敵人須內外夾攻,所以兩者都有同樣的意義。”面對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血雨腥風,我黨認識到武裝斗爭重要性的同時,也深刻認識到開展隱蔽斗爭的重要性。

1927年5月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周恩來在武漢主持成立中央軍委特務工作處,擔負起搜集敵人動向、保衛中央安全、懲處叛徒內奸等任務。七一五反革命政變發生后,中共中央由武漢遷往上海,僅僅存在了短短3個月的中央軍委特務工作處在完成護送轉移任務后,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周恩來目睹了敵人對共產黨人的猖狂捕殺,以及叛徒內奸對黨的事業造成的重大危害,深感在嚴重白色恐怖籠罩下的上海,必須建立嚴密有效的情報保衛系統,才能有力保障黨中央的安全。為此,他倡導臨時中央政治局建立專門的情報保衛機構。11月14日,臨時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設立中央組織局,并在其下專門組建特務科,中央特科由此誕生。

中央特科由周恩來直接領導,主要職責是深入敵黨政軍警憲特機關,獲取敵破壞我黨機關與組織的情報,懲處對黨的組織構成重大威脅的叛徒、內奸,保證黨中央領導機關和主要負責同志的安全,籌建秘密電臺和無線電通訊聯絡,下設總務科、情報科、行動科、交通科(后改為無線電通訊科)。從1927年到1935年,它在極其嚴峻的斗爭形勢和嚴酷的斗爭環境中,始終在黨中央絕對領導下與敵斗智斗勇,浴血奮戰,前赴后繼,不屈不撓,創造了一個個不朽傳奇。特別是1931年4月、6月,顧順章、向忠發相繼叛變,敵人妄圖將我黨在上海的中央機構一網打盡。周恩來領導特科及時預警并成功轉移黨的重要機關,在生死存亡、千鈞一發之際保衛了黨中央。正如1981年11月8日陳云在接見原中央特科工作者座談會代表時贊譽說:“特科是周恩來同志直接領導下的黨的戰斗堡壘,特科是一個有戰斗力的白區黨的地下組織。”

中央特科在8年對敵斗爭中,建立了彪炳史冊的功勛,積累了豐富的斗爭經驗,培養了一批專業情報保衛干部,特別是培養了隱蔽戰線革命先輩們英勇斗爭、慷慨赴死的大無畏精神,為后來者鑄就了永恒的精神豐碑。

領導和開創黨的無線電通訊事業

我黨隱蔽戰線的無線電通訊工作由周恩來親自部署創建。之前,我黨傳遞情報主要靠郵政通信,必須經過國民黨控制的郵路檢查,很不安全。有時也由秘密交通員傳遞,翻山越嶺,潛過敵人封鎖線,往往要數月才能溝通傳遞一次,效率極低。1928年,為沖破敵人的重重封鎖,加強中央對各地黨組織和蘇區紅軍的領導,在莫斯科召開的黨的六大上,與會代表一致提出要建立無線電臺。出席會議的周恩來調兵遣將,兵分三路:安排正在蘇聯留學的涂作潮、毛齊華等人進入列寧格勒伏龍芝軍事通信聯絡學校學習通訊技術;指示中央特科無線電通訊科科長李強自行研制收發報機;指派特科干部想方設法考入國民黨的無線電學校,進而掌握有關發報技術。

1929年10月,年僅24歲的李強在上海研發出我黨第一臺無線電通訊設備50瓦功率的收發報機。1930年,他帶著自行裝配的電臺潛入香港九龍并成功溝通上海,實現了遠程無線電通訊聯絡。此后,中央特科為香港、武漢和天津黨組織建立了秘密電臺,為各地黨組織培養輸送了一批無線電通信技術骨干。經過一年不懈努力,1931年,秘密電臺在位于上海的黨中央首腦機關和全國白區、蘇區的黨組織之間架起了一座座無形而堅固的、暢通無阻的“空中橋梁”,通信效率和安全性大大提高。周恩來還親自編制了中共第一部密碼,因五四時期他在天津搞學生運動時化名伍豪,故稱之為豪密。鄧穎超擔任譯電員譯出了第一份電報。

我黨的無線電通訊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上海到香港再到蘇區,一條條無形的紅色電波就這樣在神州大地和浩瀚天空之間傳播,雖屢經磨難,但始終未中斷。秘密電臺的建立被譽為“黨的通信史上劃時代的革命”,這是周恩來領導下的黨的隱蔽戰線為中國革命事業做出的一個重大貢獻。

助力人民戰爭的勝利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后,黨中央成立了由周恩來擔任主任的中央特別工作委員會,集中統一領導黨的隱蔽戰線工作。1939年和1941年又先后成立了中央社會部、中央情報部。黨的隱蔽戰線在抗日烽火中接受洗禮,不斷發展壯大,進入了專業化的成熟期。

周恩來以高超智慧、過人謀略和縝密部署,在黨的隱蔽戰線上精心謀劃,巧妙布局,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全面抗戰初期,他精心挑選清華大學學生熊向暉作為“閑棋冷子”打入國民黨軍隊,成為胡宗南的侍從副官和機要秘書。解放戰爭時期,他精密指導熊向暉將胡宗南部進攻延安的準確時間和兵力部署等重要情報,密報黨中央,為保衛黨中央的安全起到重要作用,毛澤東為此稱贊熊向暉“一個人能頂幾個師”。

周恩來擔任南方局書記期間,長期戰斗在國統區的心臟重慶,在國民黨特務鐵桶般的重重包圍中,位于曾家巖50號的周公館成為漆黑長夜里照耀在國統區中共隱蔽戰線上的閃亮燈塔。在周恩來親自領導下的情報人員閻寶航,以公開合法身份為掩護,先后獲取了1941年6月22日德國法西斯進攻蘇聯的準確時間和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東北的詳細軍事部署等絕密情報。這兩份極其重要的情報為取得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做出重要貢獻,并因此載入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史冊。

解放戰爭時期,周恩來領導下的中共隱蔽戰線工作玉汝于成,既是保衛黨中央安全的“衛士”,又是提供作戰情報的“參謀”,還是政治策反的“智囊”。我黨秘密情報人員遍布國民黨重要決策機構以及軍隊指揮中樞,不僅及時準確提供重大軍政情報,真正做到了敵未動,我先知, 而且成功策動大批國民黨陣營人員起義投誠,為中共中央研究戰局、制定戰略、贏得革命勝利做出歷史性貢獻。解放后談及周恩來在黨的隱蔽戰線上經營20多年的隱蔽戰線,毛澤東這樣評價:“解放戰爭中的情報工作是最成功的。”

在近半個世紀的風云變幻中,周恩來宵衣旰食、鞠躬盡瘁,為黨的隱蔽戰線斗爭傾注了大量心血。甚至在臨終前,他還強撐病體最后召見時任中央調查部部長的羅青長,交代和囑托對臺秘密工作。周恩來為了黨的隱蔽戰線事業,猶如紅燭般燃盡自己,照亮了前進的道路。他在隱蔽戰線上的的超凡才智、恢宏氣度、領導風范及卓越貢獻將永垂青史。

原標題:周恩來與中共隱蔽戰線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为什么打游戏都能赚钱吗 拓维信息股票股吧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团队网赚 黑龙江30选七开奖号 广东快中彩开奖结果 建什么网站不违法又 深圳风彩开奖走势图100期 25选5开奖号码 白城麻将口诀 2012老版捕鱼达人下载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22选5连线走势图表 博彩网址大全 捕鱼王ll下载安装 追光娱乐2018版本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